福建:泉州本地花卉网上卖 电商平台打通销售融资双渠道

950“我们这的花农平时都会到三沙花木网发布信息,查看各地市场行情。现在懂得通过网络做生意的花农越来越多,借助网络,花农‘看’到了花卉产业更广阔的‘钱景’。”横栏镇三沙花卉协会会长陈炎连兴奋地向记者介绍。

592

尽可能实现产品标准化,对接国内大型物流企业。陈火全表示,永春县花卉行业可尝试做两方面突破,一方面可推动当地花卉协会、龙头花卉企业尝试牵头制订花卉行业地方标准,在此基础上,物流方面就有希望自建配送链或者与其他大型物流快递公司合作,推出专用的花卉配送服务,把众多花农花企的运输费用降低。另一方面,花卉行业向标准化靠近,运输起来损失就会非常小,产品质量和包装也会得到很大改善,进一步完善后还可以满足顾客个性化需求。满足花企需求

2004年6月,为了更好地服务花农,提高花木基地的整体素质,打响基地的品牌,三沙村成立了花卉协会,由花卉种植专业户和单位自愿组成。在市农业局的帮助下,协会还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挂靠市农业局信息网。
陈炎连种植了20多亩的花木,据他说,最近的一次生意还是借助网络做成的。广西一客户前不久在网上看中了他的“鸭脚木”,便打来电话要3万株,谈好价格后,对方直接从银行汇钱过来,而陈炎连则直接从这里发包运过去。“以前客户还要亲自跑来看树苗,成本难免较高,采用网上交易的形式,双方都觉得十分轻松。”
记者问:“通过网上交易,客户不会怀疑你们的信用吗?”陈炎连笑答:“我们的信息都是通过三沙花木网发布的,有专人对信息进行审查,依托花卉协会,客户与我们做起生意来都十分放心。”
据横栏镇农办有关人员介绍,今后,三沙花木网将从市农业局网独立出来,这样可以让更多的客户在网上直接搜索到三沙花木网,让更多的客户了解三沙花木基地,给花农们招来更多的客源。
据陈炎连介绍,下半年他们还计划筹建一座办公楼,以后协会请专家给花农授课,开座谈会交流经验的时候就不愁没有地方了。
据了解,三沙花木基地的发展历史十分短暂,从2002年起才开始发展,由于一开始就高标准规划,花木基地面积达8000多亩,以种植中低档花木为主,成为典型的“花木村”,这也是我省最大的一个村级花木基地。据三沙花卉协会统计,三沙花木基地九成以上的土地由当地农民承包经营,七成村民参与了花木种植和经营,近年来该基地亩产平均纯收入达10000元。而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长。

“结合省内外花木电子商务案例,不难发现大多数花农接触花木电商零售时都会遭遇类似的几个难题。”泉州师范学院电子商务学院副教授陈火全分析,一方面由于花木产品季节波动大,供应链面临挑战,产业分工尚未得到合理配置;大多数花木属于非标准化产品,品质不稳定,网络销售的顾客差评率高。另一方面是花木行业经营高度分散,不少花农、花企缺乏集约化和规模化,企业化管理和品牌建设的程度低,进而产生与互联网结合后准备不足的情况。

“以前只知道自己在家种花卖花,哪知道还可在网上卖花。”“花卉基地里仅用一台电脑就能卖花,但这网上卖花到底好不好,能赚钱不?我们农民都不懂。”日前,福建省永春县部…

来源:泉州晚报

在花卉基地前期投资中,尤清喜第一年向永春邮储银行贷款20多万元,随后都是自掏腰包进行投资,目前整个基地总投资已达100多万元。随着这两年永春花卉行业逐渐壮大,花农、花企经营规模日渐扩大,花卉行业担保基金满足了中小花农贷款需求。目前,我们通过花木网平台与银行合作建立融资渠道,满足经营规模较大的花农花企的需求,种植大户经营规模达30亩以上或年产值达到100万元以上,就可根据相关条件从银行获得贷款。

多渠道融资满足花企需求

多年来,蓬湖花农吕辉耀的花卉种植基地仍沿袭传统销售模式。主要客户都是自己出去走访或者经朋友介绍到基地,由于营销覆盖面小、客户来源渠道单一、经济不景气等原因,三年前基地的收入还有十几万元,今年到目前仅为三万元左右。吕辉耀说。

此前,由永春花卉行业龙头企业筹集200万元牵头成立了“花卉行业担保基金”,为会员贷款提供评估和增信服务。邮储银行永春支行行长张仲仪说,“担保基金为花农增信,今年上半年永春邮储银行已累计向花农和花企发放52笔1097万元贷款,基本能满足中小花农的资金需求。”

以前只知道自己在家种花卖花,哪知道还可在网上卖花。花卉基地里仅用一台电脑就能卖花,但这网上卖花到底好不好,能赚钱不?我们农民都不懂。日前,福建省永春县部分花企、花农带着对花卉电商的疑问,参加了永春花卉电商专场培训,试图寻找新的销售市场和融资渠道。流难题

花农“触网” 遇物流难题

结合省内外花木电子商务案例,不难发现大多数花农接触花木电商零售时都会遭遇类似的几个难题。泉州师范学院电子商务学院副教授陈火全分析,一方面由于花木产品季节波动大,供应链面临挑战,产业分工尚未得到合理配置;大多数花木属于非标准化产品,品质不稳定,网络销售的顾客差评率高。另一方面是花木行业经营高度分散,不少花农、花企缺乏集约化和规模化,企业化管理和品牌建设的程度低,进而产生与互联网结合后准备不足的情况。试制订行业地方标准

“尽可能实现产品标准化,对接国内大型物流企业。”陈火全表示,永春县花卉行业可尝试做两方面突破,一方面可推动当地花卉协会、龙头花卉企业尝试牵头制订花卉行业地方标准,在此基础上,物流方面就有希望自建配送链或者与其他大型物流快递公司合作,推出专用的花卉配送服务,把众多花农花企的运输费用降低。另一方面,花卉行业向标准化靠近,运输起来损失就会非常小,产品质量和包装也会得到很大改善,进一步完善后还可以满足顾客个性化需求。

绿达花卉基地负责人尤清喜是众多花农网商中的一员,虽然销售渠道拓宽了,但触网后物流配送成本高一直困扰着他。从事花卉养殖工作已有15年,种植面积130多亩,尤清喜说,两年前基地刚接触电商时,收入达四五十万,许多外地客商通过网络了解基地,并到花卉基地参观考察,直接下单的也挺多。但由于外地路途远,这几年电商物流运输让我们投了太多钱,最后利润也降低了,2015年上半年收入仅有十多万。

多年来,蓬湖花农吕辉耀的花卉种植基地仍沿袭传统销售模式。“主要客户都是自己出去走访或者经朋友介绍到基地,由于营销覆盖面小、客户来源渠道单一、经济不景气等原因,三年前基地的收入还有十几万元,今年到目前仅为三万元左右。”吕辉耀说。

此前,由永春花卉行业龙头企业筹集200万元牵头成立了花卉行业担保基金,为会员贷款提供评估和增信服务。邮储银行永春支行行长张仲仪说,担保基金为花农增信,今年上半年永春邮储银行已累计向花农和花企发放52笔1097万元贷款,基本能满足中小花农的资金需求。

在花卉基地前期投资中,尤清喜第一年向永春邮储银行贷款20多万元,随后都是自掏腰包进行投资,目前整个基地总投资已达100多万元。随着这两年永春花卉行业逐渐壮大,花农、花企经营规模日渐扩大,“花卉行业担保基金”满足了中小花农贷款需求。“目前,我们通过花木网平台与银行合作建立融资渠道,满足经营规模较大的花农花企的需求,种植大户经营规模达30亩以上或年产值达到100万元以上,就可根据相关条件从银行获得贷款。”

自筹资金有限,从前我们从银行贷款需要找三个担保人,很不方便。除销售渠道单一之外,融资渠道少也是困扰花农扩大经营规模、提升种植水平的主因之一。潘金山介绍,一般个体花农一年需要资金在10万-20万元之间,经营花卉基地的花农资金投入量可达到几十万或上百万元,本地龙头花企的投入则在百万元甚至数百万元。

可尝试制订行业地方标准

根据花农提出的客户来源半径小的问题,花卉协会已经推出闽南花木网,针对花农对电商销售不了解、多数花农对电脑操作不熟悉的特点,帮助花企、花农把花木具体信息上传到网站上,发布相关图文信息,包括品种、价格、库存,通过这种方式树立产业品牌,聚集人气和扩增客户流量。永春县花卉协会副会长潘金山介绍。

“根据花农提出的客户来源半径小的问题,花卉协会已经推出闽南花木网,针对花农对电商销售不了解、多数花农对电脑操作不熟悉的特点,帮助花企、花农把花木具体信息上传到网站上,发布相关图文信息,包括品种、价格、库存,通过这种方式树立产业品牌,聚集人气和扩增客户流量。”永春县花卉协会副会长潘金山介绍。

“以前只知道自己在家种花卖花,哪知道还可在网上卖花。”“花卉基地里仅用一台电脑就能卖花,但这网上卖花到底好不好,能赚钱不?我们农民都不懂。”日前,永春县部分花企、花农带着对花卉电商的疑问,参加了永春花卉电商专场培训,试图寻找新的销售市场和融资渠道。

绿达花卉基地负责人尤清喜是众多花农网商中的一员,虽然销售渠道拓宽了,但“触网”后物流配送成本高一直困扰着他。从事花卉养殖工作已有15年,种植面积130多亩,尤清喜说,“两年前基地刚接触电商时,收入达四五十万,许多外地客商通过网络了解基地,并到花卉基地参观考察,直接下单的也挺多。但由于外地路途远,这几年电商物流运输让我们投了太多钱,最后利润也降低了,2015年上半年收入仅有十多万。”

“自筹资金有限,从前我们从银行贷款需要找三个担保人,很不方便。”除销售渠道单一之外,融资渠道少也是困扰花农扩大经营规模、提升种植水平的主因之一。潘金山介绍,“一般个体花农一年需要资金在10万-20万元之间,经营花卉基地的花农资金投入量可达到几十万或上百万元,本地龙头花企的投入则在百万元甚至数百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