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死态,也要食粮

延安率先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系列报道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5月14日讯
在我国退耕还林相关政策陆续到期之时,延安市政府今天表示,他们将自掏腰包加大财政投入,率先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
站在延安市志丹县双河乡麻子沟村的黄土高坡,记者并没有看到印象中的滚滚黄沙,映入眼帘的是漫山遍野的绿色生态防护林,强烈的画面反差印证着植树造林的生态效益。延安市志丹县退耕办主任刘景治介绍,县财政将继续增加新一轮退耕还林的投入。县委政府决定从2013年开始,对超前实试的面积按照生态林补助8年,经济林补助5年,每亩每年补助160元,一次性兑付种苗费50元的标准给予兑现解决。
延安市副市长杨霄介绍,从2013年起,延安用4年时间,逐步将全市现有的224万亩25度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我们以1999年国家退耕还林的政策兑现标准,从今年起陆续给新的退耕农户发放补助金,目前,这项工作正在全市全面推开。
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周鸿升介绍,退耕农户下一步最迫切的政策需求是,增加退耕任务、提高退耕补助标准、提供技术支持。我统计的数字啊,像延安、加上甘肃、内蒙、贵州、湖南、湖北、四川、重庆、云南都向国务院递交过重启退耕还林工作的报告,我去了以后老百姓也讲我们现在致富也想不出一些很好的方法,你让我们种树,我们该怎么种?我们今天面临的成果啊,我们山区的林农享受改革开放成果的温暖还欠缺了一些。

延安率先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系列报道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5月14日讯
多位院士齐呼吁:我国需加快退耕还林步伐 中国能够再次踏上绿色增长之路?
男:在我国退耕还林相关政策陆续到期之时,延安市政府率先表示,他们将自掏腰包加大财政投入,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
女:昨天,多位院士齐聚延安宝塔山下,呼吁退耕还林政策能够延续,并为我国退耕还林工程建言献策。盘点祖国山河,14年的退耕还林工作中,未啃完的硬骨头还有哪些?来听中央台记者韩秀从延安发回的报道。
站在延安市志丹县双河乡麻子沟村的黄土高坡,记者并没有看到印象中的滚滚黄沙,映入眼帘的是漫山遍野的绿色生态防护林,强烈的画面反差印证着植树造林的生态效益。
延安市副市长杨霄介绍,从2013年起,延安用4年时间,逐步将全市现有的224万亩25度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我们以1999年国家退耕还林的政策兑现标准,从今年起陆续给新的退耕农户发放补助金,目前,这项工作正在全市全面推开。
退耕还林这趟列车从延安驶向全国,已经奔驰了14年,在新的退耕还林工程筹划之时,参与者对未来退耕还林工程又有哪些新的政策期待呢?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周鸿升介绍,退耕农户下一步最迫切的政策需求是,增加退耕任务、提高退耕补助标准、提供技术支持。我统计的数字啊,像延安、加上甘肃、内蒙、贵州、湖南、湖北、四川、重庆、云南都向国务院递交过重启退耕还林工作的报告,我去了以后老百姓也讲我们现在致富也想不出一些很好的方法,你让我们种树,我们该怎么种?我们今天面临的成果啊,我们山区的林农享受改革开放成果的温暖还欠缺了一些。
退耕还林工程走到了历史的交汇点,5月11日,多位院士在延安的宝塔山下呼吁,国家应继续推进新一轮退耕地造林,如果每年治理1000万亩,那么,到2020年,我国8000万亩25度以上的坡耕地和严重沙化耕地就可以全部治理完毕。
然而,如果全面开启新一轮退耕地造林,意味着有更多更重要的任务去担当,白发苍苍的院士们也共同探讨了当前我国退耕还林工作中面临的焦点问题。关注焦点一:退耕还林的步伐是不是太快了?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沈国舫认为,这个问题,应该从大局来看,用变化的眼光来看。
03年我们在为粮食安全发愁,有人质疑退耕还林是不是太快了?现在情况又有新变化了。现在粮食九连增,南方北方都有继续退耕还林的需求,我对这个观点很感兴趣,退耕退了很多地,并不影响粮食的产量。
关注焦点二:耕地与林地如何平衡?
不种粮食了,改种树了,粮食还够不够吃?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戴景瑞回答了人们的疑惑。粮食生产状况的变化,并不是要求你一年比一年产量高,绿色面积如果越来越大,我们新开发的土地,很可能都是生土,产量不可能马上提高,但我们相信粮食产量会有逐步的提高,但是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
同样,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校长尹伟伦表达了他的观点。我觉得提高单产这一块是退耕还林能够推进,粮食安全能够得到保障的一个重要的举措。如果草地发展了,草的利用价值将产生畜牧业,这些肉蛋奶也是粮食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注焦点三:,如何加大我国退耕还林工作中的科技含量?
东北林业大学原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坚2006年到2020年中国科技发展规划中重要的一节是要提高我国农林业生物质的高效低碳价格,比如,
我们现在必须有自己的苗圃,随着树林的增大,一些林木剩余物的加工,
我们怎么办?一个高质化的利用是把它用作各种新的林产工业产品。

图片 1

始于2000年的退耕还林,是迄今为止我国投资量最大的惠农项目。经过12年的实施,明显修复了脆弱的生态,使大片水土流失严重、频受风沙侵袭的土地变绿、变美。2004年,在取得初步成效后,国家曾结构性调减退耕地造林任务。2007年,在粮食安全的种种争议声中,中央依然决定,将补助政策再延长一个周期。5年后的今天,这个政策又走到了历史的交汇点。然而,曾作为退耕还林试点的延安,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多年的经验基础上,延安人认为生态和粮食可以兼得,那就是在退耕还林的同时治沟造地。于是从今年起,延安自筹资金30亿元,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打算用4年时间,逐步将全市25度以上的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总面积224万亩。赶在中央新政之前在延安市退耕还林办公室,记者了解到这样一组数据:上世纪末,延安市水土流失面积高达2.88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77.8%。土壤侵蚀模数达9000吨/平方公里,年入黄泥沙2.58亿吨,约占入黄泥沙总量的1/6。与之对应的是从1999年以来实施退耕还林所取得的成果:到2012年底,延安市共完成退耕还林910.06万亩,124.8万农村人口受益。全市植被覆盖率提高了21.7%,增速全国居首。延河输沙量减少了58.4%。农村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调整,农民人均收入比退耕前增长了5.5倍。从以上两组数据的对比中,延安人退耕还林所取得的成效显而易见。绿色成为延安市不少县份的主色调,曾经消失了的野生动物如今又频繁地出没在林地里。然而尽管前一阶段的退耕还林让延安市生态环境得到了较大的改善,但延安全市仍然有224万亩25度以上坡耕地仍在耕种,生态环境仍需要进一步提升。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成为国家的重大战略部署。尝到生态建设甜头的延安市,在国家没有明确出台新的退耕还林政策之前,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启动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并于2013年1月24日印发《中共延安市委、延安市政府关于进一步实施退耕还林的意见》的一号文件,下大力气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把耕地退下来,种上林子,得给农民补贴。“一个补贴周期8年,总资金近30亿元,目前由市县财政自筹。”延安市市长梁宏贤曾表示。不等不靠施行迅速为了迅速在全市范围内掀起新一轮退耕还林热潮,在“一号文件”印发之后,延安市相继在市县区两级政府成立退耕还林工作领导小组,并先后召开全市退耕还林工作会议、由县区党政一把手参加的新一轮退耕还林现场推进会,动员和明确各县区退耕还林任务。市、县两级政府还将退耕还林工作进展纳入年度综合考核,对没有按期完成任务县区和乡镇春季工作实行一票否决,并在全市或县区通报批评,主要领导要写出书面检查。以制度为保障,推动全市各县区和乡镇对退耕还林工作给予最大力度的支持。新一轮退耕还林实施亩数相对较多的延川县,在农村农民大量流失的情况下,采取了协会和合作社的方式,为进城务工的农民将坡耕地进行退耕。“由于大量农民进城务工,如果让农民自行退耕造林,造林的成活率和进度上都要打些折扣。我们便组织了专门的协会和合作社,把农户前三年的补助拿给合作社造林,经验收合格后,林地仍交还给农户。这样既能保证林木栽植质量,同时退耕还林进度上也有了保证。”延川县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刘振东说。尚有25度以上坡耕地27.22万亩的延川县,在合作社和协会模式的支持下,今年计划退耕18.36万亩,并计划在两年内实施完成新一轮退耕还林全部任务。由于延安市大部分县区是苹果优生区,不少县域还大面积栽植了一些经济林。富县牛武镇清泉寺村村民邢东明今年一下子退了10亩坡地,全部栽植了苹果:“沟里的山地、洼地打不下粮,路也难走,种起来也麻烦,不如退成林地,既可以领到一些补贴,将来果树挂果了还能增加收入。”在优化退耕还林造林的模式上,富县采取了大量栽植果树等经济林的模式。富县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高继国介绍:“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富县退耕还林优先造经济林,在总体退耕林份额中,经济林可以占到40%,且主要以苹果为主。这样既能保证完成退耕还林任务,同时也可以增加农户收入。”要生态粮食双安全延安市从1999年起实施的退耕还林工程,将大量的坡耕地退耕为林地,到2012年底,延安全市退耕地还林面积达到502.38万亩,耕地面积大幅减少。怎样在耕地减少的情况下让农民仍然有地种、退耕林地不复垦?延安市逐渐摸索出治沟造地这条出路。地处黄土高原腹地的延安市,全市范围内大块面积的平地少之又少,但川道却相对较多。2008年以来,延安市把基本农田建设的重点从坡面调整转向沟道整治和旧坝修复。2010年,陕西省政府先后在延安市召开夏季和秋冬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现场会,充分肯定了延安市开展治沟造地的做法。时任陕西省副省长,现任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姚引良在深入调研后指出:“陕北粮食增产的潜力在沟道。”“咱们这里的老百姓有这样一句顺口溜:‘宁种一亩沟,不种十亩坡’。根据已经造成的沟道地来看,一亩沟坝地粮食产量大概相当于3至5亩坡耕地。而且坡耕地在不能使用机械化耕作,上水、施肥都有较大的难度。而通过治沟造地,我们既可以促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同时对延安市城乡统筹和水土流失治理有较大的促进作用,而它最大的好处,就是使农民有地可种,并通过耕地的增加使更多的坡耕地能够退下来,真正实现‘耕地退得下来,稳得住,不反复’,最终有利于巩固退耕还林成果。”延安市治沟造地办主任张强说。按照规划,延安市拟在十年内治沟造地100万亩,进一步巩固退耕还林成果、保障粮食安全。延安在全面推进退耕还林和造地的同时,还在全市范围内严格推行封山禁牧,促进生态自然修复。为了保护植被和退耕还林成果,延安市委、市政府做出了《关于封山绿化舍饲养畜的决定》,在禁牧的同时全面推行舍饲养畜,扶持农民群众建设圈舍、人工种草和饲草加工,积极调整畜群和品种结构,大力发展以养猪为主的规模化、标准化养殖业,“扶持”与“禁牧”并重,巩固退耕还林成果。退耕还林面临挑战“决心”和“手段”都齐备了,财力成为考量延安市级新一轮退耕还林成败与否的关键因素。目前延安市决定以1999年国家退耕还林的政策兑现标准,从今年起陆续给新的退耕农户发放补助金。经测算,仅一个周期给退耕农户的补助,就需资金近30亿元。对于延安来说,自行承担这样一笔数额可观的支出,仍有很大困难。“从1999年开始的国家退耕还林工程每亩地种苗补贴是50元,根据现在的物价水平,一株洋槐从过去的七、八分涨到现在的二、三角,一亩地算下来仅洋槐就得45元左右,其他树种像杨树苗每株1元,侧柏、油松每株达到3元,加上人工成本的增加,退耕还林的种苗等补贴费就相对显得低了一些。”安塞县退耕还林办公室张步云主任分析说。为了解决全市退耕还林财力上的难题,延安市按照各县区经济发展差异和财政能力,分梯度对各县区进行市级财政补贴,财力较强的吴起、志丹两县,县级财政承担70%本县新一轮退耕还林补贴,市财政补贴30%;财力较差的延川、富县、洛川等县区,市财政承担70%,县财政承担30%。在自掏腰包的同时,延安市政府还积极向国家林业局、发改委、财政局申请,希望在项目经费上能够给予一定的扶持和帮助。在国家大的退耕还林政策尚未明确出台之前,延安市率先推行新一轮的退耕还林,无疑能提供很好的经验。正如延安市退耕还林办总工程师白志刚所说:“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从生态治理的角度来看,它是延安的事情;但从国土安全角度来看,又是整个国家的事情;从治理水土流失,保障黄河流域生态安全的角度看,它更是民族的事情。”从长期来看,先行先试的延安市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值得人们更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