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自掏腰包退耕还林

我国投资最大的惠农项目面临新周期–延安自掏腰包退耕还林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5月14日讯(来自:人民日报)
在全国退耕还林面临新周期的节点,陕西延安决定,自筹资金30亿元,开启新一轮退耕还林。
中国工程院8位院士认为,退耕还林成果需要巩固,生态与粮食可以双赢,应继续推进这项工作。
十二五时期,国家对重点生态脆弱区继续安排退耕还林任务。今年,还将统筹安排新的退耕还林任务。
自筹资金30亿元
几场春雨,让5月的延安郁郁葱葱起来。站在志丹县双河乡麻子沟村的山峁上,山上层层排列的鱼鳞坑映入眼帘,一棵棵新栽的树苗在风中摇曳。
新苗背后的消息是:今年起,延安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当地打算用4年时间,逐步将全市25度以上的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总面积224万亩。
把耕地退下来,种上林子,得给农民补贴。一个补贴周期8年,总资金近30亿元,目前由市县财政自筹。延安市市长梁宏贤表示。
退耕还林为什么要自筹资金?这得从头说起。
延安市副市长杨霄介绍,上世纪末,延安水土流失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77.8%,年入黄河泥沙占黄河泥沙总量的1/6,冬春季节,沙尘暴频发。1999年,退耕还林、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粮代赈的退耕还林政策率先在延安试点,延安确立了以退耕还林统揽农村工作全局的战略思路。
到2012年底,延安市共完成退耕还林面积910.06万亩,124.8万农村人口受益。全市植被覆盖率提高了21.7%,增速全国居首。延河输沙量减少了58.4%。农村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调整,农民人均收入比退耕前增长了5.5倍。
延安退耕还林,与全国几乎同步。
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周鸿升介绍,全国范围的退耕还林,源于1998年的大洪水。人们发现,洪灾频发,与水土流失、生态破坏息息相关。1999年,国家启动退耕还林试点。2000年,退耕还林全面启动。
2004年,在取得初步成效后,国家曾结构性调减退耕地造林任务。2007年,在粮食安全的种种争议声中,中央依然决定,将补助政策再延长一个周期。
5年后的今天,这个迄今为止我国投资量最大的惠农项目,走到了历史的交汇点。
政策是否延续?还是暂告一段落?财力相对雄厚的延安,决定自筹资金先干起来。
院士呼吁政策延续
延安人边干边等的同时,8位院士也来到了这里,调研退耕还林。这8位院士,来自中国工程院农学部。5月9日至12日,他们奔波在延安的沟沟坎坎,双休日也没闲着。
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认为,生态恶化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瓶颈,国家继续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很有必要。
尹伟伦建议,下一步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中,要进一步提升退耕还草的比例,加大草业发展力度,增加畜牧业产量,肉、蛋、奶等畜产品也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补充。同时,要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做大做强经济林产业,不断提高退耕户的造血能力。
东北林业大学原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坚指出,很多退耕还林工程区绿起来了,但树还没长大,需要进一步巩固成果,提高林分质量。同时,要加强退耕还林后续产业的规划,大力发展林下经济,促进枝桠等林业生物质的高效低碳加工。
院士们的呼吁,与延安干部们心里的想法完全吻合。
梁宏贤说,延安继续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的决心已下,如果有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和补助的支持,这项德政工程会推进得更好更快,农民得到的实惠会更多更大。
周鸿升介绍,退耕还林是迄今为止我国投资量最大的惠农项目,截至2012年底,中央已累计投入3247亿元,
2279个县1.24亿农民受益。退耕还林工程造林实施以来,工程区森林覆盖率平均提高3个多百分点,水土流失和风沙危害明显减轻。
下一步,国家林业局将切实巩固已有退耕还林成果,继续推进退耕还林工程建设,进一步研究完善政策,认真组织检查验收,科学开展效益监测,全面强化工程管理。周鸿升说。
实际上,去年9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就要求,适当安排十二五时期重点生态脆弱区退耕还林任务。这次会议还决定,自2013年起,适当提高巩固退耕还林成果部分项目的补助标准。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巩固退耕还林成果,统筹安排新的退耕还林任务。
生态与粮食如何两全
退耕还林,退的是耕地,还的是森林。在粮食与生态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如何实现两全?
延安人的答案,给人以信心。
向千沟万壑要良田,这是延安市委、市政府经过充分调研和论证后作出的决策。
延安沟谷纵横,全市有500米以上沟道就多达4.4万条,丘陵沟壑区面积占到土地面积的40%左右。将沟道通过机械作业等手段整治成平展展的田地,把过去无法利用的土地转化为优质耕地,这种向沟要田的做法符合延安实际,而且具备可操作性。
从2010年开始,延安规划用10年时间治沟造地100万亩。其中,从2013年至2017年治沟造地50.4万亩。项目完成后,全市耕地平均质量等级提高二至三等,年均新增粮食产能2.2亿斤。
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姚引良说,陕西粮食增产的潜力在陕北,陕北增产的潜力在沟道。治沟造地是一场革命,不仅能确保粮食安全,促进农民增收,实现巩固退耕还林成果的目的,而且还有利于全市的统筹城乡发展和实现建设用地的占补平衡,是一项真正造福老区人民的多赢之举。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沈国舫院士认为,退耕还林会不会影响粮食产量,这个问题应该从大局来看,用变化的眼光来看。现在我国粮食产量实现了九连增,25度以上陡坡地,原来就不属于基本农田,退耕不会影响18亿亩耕地红线,应该退。
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全国耕地面积逐年减少、全国粮食作物播种面积比1998年下降3.4%的情况下,退耕还林工程区粮食总产量2010年比1998年增产5213万吨,退耕还林并未造成粮食减产,而非退耕还林6省市却减产1795万吨。
目前,我国还有6500万亩陡坡耕地,4000多万亩严重沙化耕地。周鸿升介绍,国家林业局退耕办正在聘请有关专家进行规划,计划从20132020年再退耕还林8000万亩。
在多次调研中,广大退耕农户迫切要求继续增加退耕任务,提高退耕补助标准,提供技术支持,很多省份也已向国务院递交了重启退耕还林工作的报告。希望这样的规划能够得到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的支持,最终得到国务院的批准实施。周鸿升说。

在全国退耕还林面临新周期的节点,陕西延安决定,自筹资金30亿元,开启新一轮退耕还林。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 1

在全国退耕还林面临新周期的节点,陕西延安决定,自筹资金30亿元,开启新一轮退耕还林。

在全国退耕还林面临新周期的节点,陕西延安决定,自筹资金30亿元,开启新一轮退耕还林。中国工程院8位院士认为,退耕还林成果需要巩固,生态与粮食可以双赢,应继续推进这项工作。“十二五”时期,国家对重点生态脆弱区继续安排退耕还林任务。今年,还将统筹安排新的退耕还林任务。自筹资金30亿元几场春雨,让5月的延安郁郁葱葱起来。站在志丹县双河乡麻子沟村的山峁上,山上层层排列的鱼鳞坑映入眼帘,一棵棵新栽的树苗在风中摇曳。新苗背后的消息是:今年起,延安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当地打算用4年时间,逐步将全市25度以上的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总面积224万亩。把耕地退下来,种上林子,得给农民补贴。“一个补贴周期8年,总资金近30亿元,目前由市县财政自筹。”延安市市长梁宏贤表示。退耕还林为什么要自筹资金?这得从头说起。延安市副市长杨霄介绍,上世纪末,延安水土流失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77.8%,年入黄河泥沙占黄河泥沙总量的1/6,冬春季节,沙尘暴频发。1999年,“退耕还林、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粮代赈”的退耕还林政策率先在延安试点,延安确立了以退耕还林统揽农村工作全局的战略思路。到2012年底,延安市共完成退耕还林面积910.06万亩,124.8万农村人口受益。全市植被覆盖率提高了21.7%,增速全国居首。延河输沙量减少了58.4%。农村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调整,农民人均收入比退耕前增长了5.5倍。延安退耕还林,与全国几乎同步。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周鸿升介绍,全国范围的退耕还林,源于1998年的大洪水。人们发现,洪灾频发,与水土流失、生态破坏息息相关。1999年,国家启动退耕还林试点。2000年,退耕还林全面启动。2004年,在取得初步成效后,国家曾结构性调减退耕地造林任务。2007年,在粮食安全的种种争议声中,中央依然决定,将补助政策再延长一个周期。5年后的今天,这个迄今为止我国投资量最大的惠农项目,走到了历史的交汇点。政策是否延续?还是暂告一段落?财力相对雄厚的延安,决定自筹资金先干起来。院士呼吁政策延续延安人边干边等的同时,8位院士也来到了这里,调研退耕还林。这8位院士,来自中国工程院农学部。5月9日至12日,他们奔波在延安的沟沟坎坎,双休日也没闲着。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认为,生态恶化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瓶颈,国家继续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很有必要。尹伟伦建议,下一步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中,要进一步提升退耕还草的比例,加大草业发展力度,增加畜牧业产量,肉、蛋、奶等畜产品也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补充。同时,要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做大做强经济林产业,不断提高退耕户的造血能力。东北林业大学原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坚指出,很多退耕还林工程区绿起来了,但树还没长大,需要进一步巩固成果,提高林分质量。同时,要加强退耕还林后续产业的规划,大力发展林下经济,促进枝桠等林业生物质的高效低碳加工。院士们的呼吁,与延安干部们心里的想法完全吻合。梁宏贤说,“延安继续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的决心已下,如果有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和补助的支持,这项德政工程会推进得更好更快,农民得到的实惠会更多更大。”周鸿升介绍,退耕还林是迄今为止我国投资量最大的惠农项目,截至2012年底,中央已累计投入3247亿元,2279个县1.24亿农民受益。退耕还林工程造林实施以来,工程区森林覆盖率平均提高3个多百分点,水土流失和风沙危害明显减轻。“下一步,国家林业局将切实巩固已有退耕还林成果,继续推进退耕还林工程建设,进一步研究完善政策,认真组织检查验收,科学开展效益监测,全面强化工程管理。”周鸿升说。实际上,去年9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就要求,适当安排“十二五”时期重点生态脆弱区退耕还林任务。这次会议还决定,自2013年起,适当提高巩固退耕还林成果部分项目的补助标准。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巩固退耕还林成果,统筹安排新的退耕还林任务。生态与粮食如何两全退耕还林,退的是耕地,还的是森林。在粮食与生态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如何实现两全?延安人的答案,给人以信心。向千沟万壑要良田,这是延安市委、市政府经过充分调研和论证后作出的决策。延安沟谷纵横,全市有500米以上沟道就多达4.4万条,丘陵沟壑区面积占到土地面积的40%左右。将沟道通过机械作业等手段整治成平展展的田地,把过去无法利用的土地转化为优质耕地,这种向沟要田的做法符合延安实际,而且具备可操作性。从2010年开始,延安规划用10年时间治沟造地100万亩。其中,从2013年至2017年治沟造地50.4万亩。项目完成后,全市耕地平均质量等级提高二至三等,年均新增粮食产能2.2亿斤。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姚引良说,陕西粮食增产的潜力在陕北,陕北增产的潜力在沟道。治沟造地是一场革命,不仅能确保粮食安全,促进农民增收,实现巩固退耕还林成果的目的,而且还有利于全市的统筹城乡发展和实现建设用地的占补平衡,是一项真正造福老区人民的“多赢之举”。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沈国舫院士认为,退耕还林会不会影响粮食产量,这个问题应该从大局来看,用变化的眼光来看。现在我国粮食产量实现了“九连增”,25度以上陡坡地,原来就不属于基本农田,退耕不会影响18亿亩耕地红线,应该退。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全国耕地面积逐年减少、全国粮食作物播种面积比1998年下降3.4%的情况下,退耕还林工程区粮食总产量2010年比1998年增产5213万吨,退耕还林并未造成粮食减产,而非退耕还林6省市却减产1795万吨。目前,我国还有6500万亩陡坡耕地,4000多万亩严重沙化耕地。周鸿升介绍,国家林业局退耕办正在聘请有关专家进行规划,计划从2013—2020年再退耕还林8000万亩。“在多次调研中,广大退耕农户迫切要求继续增加退耕任务,提高退耕补助标准,提供技术支持,很多省份也已向国务院递交了重启退耕还林工作的报告。希望这样的规划能够得到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的支持,最终得到国务院的批准实施。”周鸿升说。(记者顾仲阳姜峰强国峰参与采访写作)

中国工程院8位院士认为,退耕还林成果需要巩固,生态与粮食可以双赢,应继续推进这项工作。

十二五时期,国家对重点生态脆弱区继续安排退耕还林任务。今年,还将统筹安排新的退耕还林任务。

自筹资金30亿元

澳门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几场春雨,让5月的延安郁郁葱葱起来。站在志丹县双河乡麻子沟村的山峁上,山上层层排列的鱼鳞坑映入眼帘,一棵棵新栽的树苗在风中摇曳。

新苗背后的消息是:今年起,延安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作。当地打算用4年时间,逐步将全市25度以上的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总面积224万亩。

把耕地退下来,种上林子,得给农民补贴。一个补贴周期8年,总资金近30亿元,目前由市县财政自筹。延安市市长梁宏贤表示。

退耕还林为什么要自筹资金?这得从头说起。

延安市副市长杨霄介绍,上世纪末,延安水土流失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77.8%,年入黄河泥沙占黄河泥沙总量的1/6,冬春季节,沙尘暴频发。1999年,退耕还林(草)、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粮代赈的退耕还林政策率先在延安试点,延安确立了以退耕还林统揽农村工作全局的战略思路。

到2012年底,延安市共完成退耕还林面积910.06万亩,124.8万农村人口受益。全市植被覆盖率提高了21.7%,增速全国居首。延河输沙量减少了58.4%。农村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调整,农民人均收入比退耕前增长了5.5倍。

延安退耕还林,与全国几乎同步。

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主任周鸿升介绍,全国范围的退耕还林,源于1998年的大洪水。人们发现,洪灾频发,与水土流失、生态破坏息息相关。1999年,国家启动退耕还林试点。2000年,退耕还林全面启动。

2004年,在取得初步成效后,国家曾结构性调减退耕地造林任务。2007年,在粮食安全的种种争议声中,中央依然决定,将补助政策再延长一个周期。

5年后的今天,这个迄今为止我国投资量最大的惠农项目,走到了历史的交汇点。

政策是否延续?还是暂告一段落?财力相对雄厚的延安,决定自筹资金先干起来。

院士呼吁政策延续

延安人边干边等的同时,8位院士也来到了这里,调研退耕还林。

这8位院士,来自中国工程院农学部。5月9日至12日,他们奔波在延安的沟沟坎坎,双休日也没闲着。

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认为,生态恶化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瓶颈,国家继续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很有必要。

尹伟伦建议,下一步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中,要进一步提升退耕还草的比例,加大草业发展力度,增加畜牧业产量,肉、蛋、奶等畜产品也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补充。同时,要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做大做强经济林产业,不断提高退耕户的造血能力。

东北林业大学原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坚指出,很多退耕还林工程区绿起来了,但树还没长大,需要进一步巩固成果,提高林分质量。同时,要加强退耕还林后续产业的规划,大力发展林下经济,促进枝桠等林业生物质的高效低碳加工。

院士们的呼吁,与延安干部们心里的想法完全吻合。

梁宏贤说,延安继续推进新一轮退耕还林的决心已下,如果有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和补助的支持,这项德政工程会推进得更好更快,农民得到的实惠会更多更大。

周鸿升介绍,退耕还林是迄今为止我国投资量最大的惠农项目,截至2012年底,中央已累计投入3247亿元,2279个县1.24亿农民受益。退耕还林工程造林实施以来,工程区森林覆盖率平均提高3个多百分点,水土流失和风沙危害明显减轻。

下一步,国家林业局将切实巩固已有退耕还林成果,继续推进退耕还林工程建设,进一步研究完善政策,认真组织检查验收,科学开展效益监测,全面强化工程管理。周鸿升说。

实际上,去年9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就要求,适当安排十二五时期重点生态脆弱区退耕还林任务。这次会议还决定,自2013年起,适当提高巩固退耕还林成果部分项目的补助标准。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巩固退耕还林成果,统筹安排新的退耕还林任务。

生态与粮食如何两全

退耕还林,退的是耕地,还的是森林。在粮食与生态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如何实现两全?

延安人的答案,给人以信心。

向千沟万壑要良田,这是延安市委、市政府经过充分调研和论证后作出的决策。

延安沟谷纵横,全市有500米以上沟道就多达4.4万条,丘陵沟壑区面积占到土地面积的40%左右。将沟道通过机械作业等手段整治成平展展的田地,把过去无法利用的土地转化为优质耕地,这种向沟要田的做法符合延安实际,而且具备可操作性。

从2010年开始,延安规划用10年时间治沟造地100万亩。其中,从2013年至2017年治沟造地50.4万亩。项目完成后,全市耕地平均质量等级提高二至三等,年均新增粮食产能2.2亿斤。

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姚引良说,陕西粮食增产的潜力在陕北,陕北增产的潜力在沟道。治沟造地是一场革命,不仅能确保粮食安全,促进农民增收,实现巩固退耕还林成果的目的,而且还有利于全市的统筹城乡发展和实现建设用地的占补平衡,是一项真正造福老区人民的多赢之举。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沈国舫院士认为,退耕还林会不会影响粮食产量,这个问题应该从大局来看,用变化的眼光来看。现在我国粮食产量实现了九连增,25度以上陡坡地,原来就不属于基本农田,退耕不会影响18亿亩耕地红线,应该退。

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全国耕地面积逐年减少、全国粮食作物播种面积比1998年下降3.4%的情况下,退耕还林工程区粮食总产量2010年比1998年增产5213万吨,退耕还林并未造成粮食减产,而非退耕还林6省市却减产1795万吨。

目前,我国还有6500万亩陡坡耕地,4000多万亩严重沙化耕地。周鸿升介绍,国家林业局退耕办正在聘请有关专家进行规划,计划从20132020年再退耕还林8000万亩。

在多次调研中,广大退耕农户迫切要求继续增加退耕任务,提高退耕补助标准,提供技术支持,很多省份也已向国务院递交了重启退耕还林工作的报告。希望这样的规划能够得到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的支持,最终得到国务院的批准实施。周鸿升说。